上海发展中医药国际服务贸易面临着极佳的历史机遇:健康中国战略的提出,为中医药发展服务于人民群众的健康生活创造了空间;跨境服务贸易的快速发展为中医药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提供了难得的助力;而通过中医药国际服务贸易的推进,也能够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实践过程中提升中国文化的影响力和软实力。正是从这个意义上看,新时期发展上海中医药国际服务贸易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与价值。

(一)提高中医药服务贸易水平,是优化服务外贸结构的重要领域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的国际服务贸易己经跻身世界服务贸易强国的行列,2015 年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己经位列世界第二位。上海服务贸易发展水平在国内一直处于领先地位,总体呈现快速发展态势,但服务贸易逆差较大,且外资企业在高端服务贸易进出口中占据主导地位,服务贸易需要进一步优化升级。

从世界服务贸易发展的形式上看,服务贸易发展口径越来越多向投资和技术密集型行业聚集。美国服务贸易结构中专利特许经营、金融类服务在贸易出口额中占比较高,高附加值和科技类型的服务项目出口对美国服务贸易发展起到了比较重要的作用。从中医药发展的实践来看,中医药是传统的也是科学的,可提供的服务类型较多,中医药国际服务贸易有助于推动国内中医药产业发展战略调整,打造并延伸产业链条,提高服务贸易的科技含量,增加服务贸易出口的附加值,优化外贸结构。如将中医药诊疗和旅游资源相结合的中医药医疗旅游,既能使消费者得到身体治疗和身心愉悦,还能促进消费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可以说,中医药产业走入世界市场,其意义不仅在于从巨大的国际医药市场获取经济回报,更为重要的是,中医药产业的振兴和发展离不开世界范围内的资源配置和组合。在全球范围内广泛开展中医药服务贸易,有利于吸收国外先进的医学技术,激发国内中医药机构发展潜能和活力,促进中医药领域的国际资金、技术和信息互动及共享,快速提升中医药服务能力和中医药服务产品国际竞争力。

作为中医药发展关键内容的中医药服务贸易,早在2007 年,全国中医药工作会议就强调,加强中医药服务贸易,促进中医药国际化发展。这是中国政府首次提出发展中医药服务贸易。2012 年,商务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14 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促进中医药服务贸易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09]22 号),更提升了我国政府对中医药服务贸易的重视程度。2014 年,北京、上海、广东、广西等全国 8 个省、直辖市、自治区被纳入中医药服务贸易先行试点区域,以探求中医药服务贸易发展路径,形成相应的品牌示范效应。此后,随着2016 年《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 年)》和《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发布,再到首部中医药专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颁布和实施,再到2017年2 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规划(2016-2020)》,中医药服务贸易已经进入全面发展新时代,中医药的海外发展也从民间自发的贸易行为,转而进入政府引导、国家推进、各方面力量参与、各地纷纷试水的新阶段。

从上海的现实情况来看,上海服务贸易产业结构比较依赖传统型的运输、旅游等行业,这些行业附加值较低且国际竞争激烈、服务逆差大。服务业产业结构的层次较低,产业能级偏弱,服务功能有待提升。改善和优化上海服务贸易产业结构,需要提升传统服务行业的产品附加值,同时大力发展高科技类型的服务贸易产业。而借助于中医药医疗、科研及教育高地所集聚的各种资源,上海在发展中医药国际服务贸易方面具有重要的竞争优势,有必要也有基础来着重打造中医药国际服务贸易桥头堡。

(二)提升中医药货物贸易能级,是促进中医药产业协同发展的抓手

中医药有别于西医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中医中药不能分家。中药是在中医药理论体系之中, 中医师必须懂得如何使用中药, 中药又必须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使用, 辨证论治, 合理用药, 才能有效发挥中药的功效与作用。但从实际情况来看, 中医药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协调发展程度不高。出口的中药类产品很少用于中医师治疗病患, 很大一部分用作了海外药商生产药品的原料。为他国的药品生产提供原料, 这说明我国的中药企业仍处于国际分工的产业链低端, 为他人作嫁衣裳。另外, 海外对针灸的接受程度高于对中草药的接受程度。例如, 在英国中药和针灸是被区别对待的。对针灸评价都是正面的, 虽肯定中药的疗效, 但对中药的安全性和质量表示担忧。同时, 国际上出现了对中医药学的异化和中医针灸“去中国化”倾向, 将中医药学分割成针灸、中医和中药几个部分。这对中医药服务贸易和货物贸易带来了不利的影响。

中医药服务贸易对货物贸易具有促进、支撑作用。中医药服务贸易的包括范围广, 涉及了医疗、教育、科研、商务、养生旅游等服务内容, 可以通过促进中医药医疗、教育、文化交流, 从而带动货物贸易的发展。目前很多在海外拓展比较成功的企业, 均采用了“以医带药”的发展模式。如三九药业收购兼并重组海外零散的中医诊所, 以医带药, 将中医药推广到海外。北京同仁堂也凭借“以医带药”模式在海外取得巨大成功, 已在海外25 个国家和地区开设了31 家公司,115 家零售终端、中医诊所和中医养生中心, 在海外累计诊疗的患者超过3000万人次。一些中医药服务产品贸易独立于货物贸易而存在, 比如中医按摩、推拿等。这些效果确切、简单价廉的中医服务可以加深外籍人士对于中医药的了解,增加他们尝试使用中医药物治疗的几率。从这个意义上说, 中医药服务贸易也间接促进了货物贸易, 服务贸易的发展派生出了对货物贸易的需求。总的来说, 货物贸易的发展离不开服务贸易的发展。

中医药服务贸易倒逼中医药货物贸易提升质量。中国的中药类产品总出口额从2008 年到2015 年一直持续增长,但出口长期以中药材及饮片、植物提取物为主(2017 年其比例分别为28.07%与57.38%), 产品科技含量低、附加值不高, 位于中药产业链的最底层。长期出口初加工或半成品, 造成了我国中药的国际竞争力持续下降,贸易竞争力指数从1998 年的0.72 下降到2010 年的0.48。1中成药、保健品等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的中药产品出口额一直徘徊不前, 占总出口额的比重逐年下降(2017 年其比例分别为6.94%与7.61%)。美、韩、德、日等国家进口我国经过初加工的中药材和半成品, 将其加工成高附加值的成品药, 再以高价返销我国, 高额利润就直接被其垄断了。

(三)依托中医药服务贸易平台,是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载体

在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全方位对外开放大战略的重要构成。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 年9 月和10 月先后提出了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又特别强调,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努力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将极大地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2016 年12 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布《上海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发挥桥头堡作用行动方案》,在“一带一路”桥头堡行动方案中,上海明确提出了桥头堡的目标定位,把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作为上海继续当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的新载体,服务长三角、服务长江流域、服务全国的新平台,联动东中西发展、扩大对外开放的新枢纽,努力打造能集聚、能服务、能带动、能支撑、能保障的桥头堡。

中医药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载体和资源要素,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内容,为中国的对外交流和世界人民的健康服务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如今依然是“一带一路”倡议中不可分割的重要内容、特殊资源和国家优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都有中医药或者传统医药的使用历史,有些国家还对中医药学和本国传统医学高度重视,立法和监管都比较完善。目前已有9 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了中医中心,并建有7 所中医孔子学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我国中药国际化进程中占据着重要地位。据统计,我国中药已出口至全球183 个国家和地区。2010 年—2014 年,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中药贸易额占我国中药进出口总额的比例均在50%以上。2014 年,我国中医药产品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出口额为19.4 亿美元,占比达54.0%,涉及2699 家出口企业;进口额为6.0亿美元,占比58.1%,涉及871 家进口企业。

上海是近代中医药发展的重要基地之一,中医药发展在全国一直拥有领先优势,在已有基础上,秉持开放的区域合作精神,发挥好中医药独特优势,携手推动沿线国家在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在医药卫生领域的开放、交流、融合,带动中医药产品贸易和服务贸易发展,打造一带一路桥头堡,可以更好地助力上海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行动实践。

作为我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都分,中医药学在全球范围内广泛开展中医药服务贸易,在快速提升中医药服务能力和中医药服务产品国际竞争力同时,可以推动提高中医药服务的认可度,进一步促进中医药国际传播和发展;通过中医药服务贸易开展有利于展示并传播中医药科学理论和文化内涵,推广在中医药理论指导下的健康生活方式和生活理念,促进中医药文化和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国际传播,提升文化软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将弘扬中医药文化与中医药走出去相结合,可以有力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提升国家软实力。

来源:上海服务贸易全球促进联盟秘书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