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想聊的不是一个单纯的案例,而是想从一个临床过程的故事,谈谈引发的一些思考。

今天有一个别的老师的患者,向我讲述前一日治疗效果,提到通过运用肌筋膜疗法处理某个结构,有效解决了右侧从胸到颈椎的筋膜张力顽固性紧张问题,但随着老大难症状改善,今天又出现了另一侧体感不适问题。

从临床效果乍一看,这不是按下葫芦又起瓢吗?这样的事情在我们大家的临床当中,应该属于比较常见的患者反馈。面对患者的关注,我们大家通常会在接下来的诊疗中如何做呢?

改治疗方案?还是不改治疗方案?这是个问题!而且是一个今天晚上就想和大家讨论的大问题!有的同仁也许会说,这有啥麻烦的,跟上新的问题继续解决呗!

但是,从践行筋骨辨证的角度,我想说的是:不改治疗方案!

如果把我们的治病过程看作一场攻城战役,一个城池有南门、北门、东门、西门,从哪个门开始进攻,在初始的战役阶段是未知的。

那么为了探明城防守备,四个门都要安排进攻策略。显然四个城门的进攻不可能都是全员压上,因为对城防守备心中无数,需要做的就是各种佯攻。既有兵力多与少的搭配,还得有进攻波次、进攻时机,甚至还需要某一个城门大张旗鼓的正式进攻,才能通过各种压迫式的冲锋,带动敌方的城防动起来,以便于我军对整个城防真实部署的评估。

这就如同我们中医的整体观念,在临床诊疗的初期,需要透过病症的表象,运用多维度的整体策略,评估触诊检查试验的各个反馈效应,以便探寻到病症的真正根源。

而当我们通过一系列的治疗,发现某个结构的调整、某种方案的应用,对主病症产生了积极效应,但带来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这个时候临阵换帅、改弦易辙,难道不是用兵大忌么?

也许有的同仁会说,主症状的改善,伴着其他部位的不适啊,我们做临床的怎么能够熟视无睹呢?

好吧,我们再回到攻城战役。当我们通过一系列的佯攻,突然发现北门守军最为空虚,城墙最不坚固,前面佯攻都已经炸开了一个口子;敌军同样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并开始了连锁反应,南门守军反客为主,向我进攻部队发起反冲锋,造成我军部分伤亡。

我们在这个时候,是应该回南门支援、改攻南门,还是加大优势兵力一鼓作气集中攻北门?这个选择,其实是应当勿忘初心,始终坚持以最初的战略目的为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

攻下城池,是整个战役的战略意图;解决患者最开始主诉的右侧从胸到颈椎的筋膜张力顽固性紧张问题,同样也是组织这次治疗的战略意图。治疗过程中,只要战略意图得到体现,其带来的不适感、连锁反应,都不能作为干扰战役方向的要素出现。

如果不改治疗方案,连续巩固,当患者顽固性问题持续稳定了,接下来有两种可能:第一,治疗过程中偶发出现的应急不适反应自我消失,因为有一句很经典的话,事物往好的方向变化时都不会太舒服。第二种可能,主症状稳定改善后,伴随的不适反应仍然存在,那个时候,如同攻城战役中,攻下北门,既可从城中与佯攻部队合围南门,也可抽调力量驰援南门,继续安排新的疗程方案治疗就是了!

所以,中医整体观念与局部有效治则并无冲突,须择其善而从之。而筋骨辨证诊疗如同行军用兵,断不可左右逢源、摇摆不定,清晰的战略方向、持续的执行坚守尤为重要!看过有关孙子兵法的一段论述,送给大家:

孙子兵法不是战法,是不战之法。

孙子兵法不是战胜之法,是不败之法。

孙子兵法不是以少胜多之法,是以多胜少之法。

选择的势能,远大于努力的动能。

祝各位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