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800度高度近视,自己也近视,因为担心女儿的视力也会受影响,南京中华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针灸推拿科医生赵杨未雨绸缪,钻研中医手法治疗近视。经过多方学习搜集相关资料,结合自己的工作,赵大夫研究出了一套小儿假性近视的推拿治疗法,成为中心的特色。两年多来,这位80后医生用这一方法已经让50多位假性近视孩子恢复了视力。

担心女儿近视,社区医生研究假性近视治疗

赵杨是一名80后中医大夫,2007年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专业,2006年进入江苏省体育局训练中心任省散打队队医,2011年进入中华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晨光服务站针灸推拿科工作。

对于为何对小儿近视有深入研究时,赵杨告诉记者,原由起于他的爱人。“我和爱人是大学同班同学,两人都近视,尤其是我爱人,她的视力已经达到800度近视和400度散光。正因如此,大学时,我们就未雨绸缪,平时注意搜集一些中医治疗近视眼的相关知识。”赵杨回忆说。

为了多了解中医对视力治疗的方法,赵杨一有空就泡在图书馆翻阅医史文献,听到好的治近视的名医名家,就动身前往学习。海派推拿、脏腑点穴、针灸推拿等等,都有涉猎。2011年,赵杨调到中华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后,恰好眼科是中华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传统特色科室,赵杨推广小儿假性近视中医治疗的想法得到了领导的大力支持,他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小儿假性近视中医治疗”研究上,眼科又多了一个特色。

中医手法治假性近视成社区医院特色

当然,罗马并非一天建成的。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赵杨发现,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教授程凯在做客《万家灯火》时,介绍过用梅花针扎脑袋来治疗近视,这引起了他的强烈兴趣。经过研究,他发现,梅花针虽好,但是会破皮出血,而且梅花针的针头上是7根针,无论是孩子还是家长看了都会产生恐惧感。为此,他研究改进了操作技巧和方法,首先用手指代替梅花针,刺激百会、四神聪。同时配合传统的点穴手法,以手臂上的穴位来刺激脑神经。以前这种手法一般是针对中风患者治疗,对于明目也有很好的疗效。至此,赵杨的假性近视研究已初步成熟。

“刚一开始,我也不敢盲目操作,我家小外甥就是我的第一个试验对象。”赵杨介绍,4岁的小外甥视力有些下降,想试试这个创意。“没想到坚持了1个月,效果不错,视力表提高了两行。”赵杨说,自己总结的一套纯中医外治假性近视法一战成名,周边的不少朋友、以及针灸科的患者都带着孩子来治疗,也让原本擅长成人颈肩痛和儿童感冒咳嗽、腹泻、厌食的他又多了一门绝活,不少人就此成为他的铁粉。

记者在中华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晨光路服务点看到,这个就诊点不大,但是来做小儿假性近视中医治疗的孩子可不少,每天有十来个。为了方便患儿就诊,周一到周五,赵杨将下班时间特意延长到晚上9点。

(赵杨医生为小患者推拿按摩)

已让50多个孩子告别假性近视

来自鼓楼某小学五年级的孙同学妈妈告诉记者,年前女儿看东西模糊,坐在第五排黑板小字看不清。去医院验光,结果假性近视100度。医生说,假性近视可以逆转,但前提是让眼睛多休息,否则时间久了就会变成真性近视。然而,五年级正是学习最紧张的时候,让眼睛多休息显然不可能。经同学介绍,她带着女儿找到了赵杨,每次治疗半个小时,先做功能锻炼,转眼睛,然后再做手法治疗,最后进行耳穴敷压。每次60元,三个月后,孙同学又能看清黑板了。

赵杨介绍,手法推拿不仅对200度以下的假性近视效果好,对散光同样有效。此前,他接诊了一位9岁正上三年级的小朋友,散光200度,看东西重影。经人推荐,进行中医手法推拿。刚开始一周每天来推拿,一周后隔天来一次。经过两个月的治疗,如今也成功地摘掉了眼镜。

赵杨介绍,小儿假性近视中医治疗对14岁以下、近视度数不超过200度的孩子,会有很好的效果,一般经过一至两个月的按摩,基本可以消除症状;真性近视通过按摩,视力表上也能提高一到两行。但是如果年龄超过了14岁,则错过了“黄金治疗期”,不建议治疗。由于孩子学习负担重,动辄一两个月每天连续治疗往往困难重重,一旦中途断断续续会导致效果打折,因此,他建议家长更多地要从预防孩子近视着手,每天保持两个小时有阳光的户外运动,少看手机、电视,少吃甜食,保持正确的读书写字姿势,有助于预防和延缓近视的发生。

(本文转自《南京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