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各种疼痛困扰的现代人

我们的财富在赠长

我们的科技在进步

我们的生活条件在一天天的提高

可是,与之不对称的是

我们的健康状况却越来越令人担忧!

其中有一类健康问题对大多数人来说几乎就是绝症

那就是,

各种类型的颈、肩、腰、腿疼痛!

智能手机和微信的出现

给我们的颈椎带来致命性的打击

智能手机和微信的出现导致原来有颈椎病的雪上加霜,没有的在前府后继的与之握手,不明原因的头痛、头晕、恶心、呕吐、血压升高、心脏病发作等等等等,你可知道颈椎会引起全身100多种疾病!所以你如果颈椎不好,那么你就有机会得各种类型的疾患,而且有很多症状用现代医学手段都无法查清,有时大夫也说不清道不明,痛苦会象魔鬼一样随时纠缠着我们,挥之不去,又束手无策

肩周炎、网球肘、滑膜炎,肌腱炎、腱鞘炎等等各种类型的骨关节病,无时不刻在困扰着我们现代人!

走出一个误区

如果你有以上疾病,很多人都会去看医生,很多时候医生在治不了的同时会给你一个忠告:颈腰的各类型疼痛千万不能按摩,越按摩会越厉害严重时甚至会瘫痪!

事实果真如此吗?

在此我引用中国中医正骨推拿泰斗级老专家段胜如老先生在其著作《段胜如正骨按摩经验》中的一段话来说明问题:“中医的正骨手法,是祖国医学精华的一部分,是中医的特长之一。虽然,目前的核磁共振也不能诊断软组织陈旧性损伤或粘连,但不等于就没有这些病。现代西医医院有些骨科大夫,当影象学上看不出问题,立即说休息休息就会好的,甚至武断的说,不许按摩,越按摩越坏。其实这正是中医的用武之地,因为我们中医是用手法治疗的。查得清,摸得准,治得好。

正如中医正骨先人所云:“一旦临证,机触于外,巧生于内,手随心转,法从手生。虽在肉里,以手扪之,自悉有情,法之所施,使患者不知其苦。”

同时他在自已的书中又提到:

中医和西医是两种不同的学术体系, 中医正骨按摩推拿是中医理论指导下的一种传统疗法。远在《黄帝内经》中就有“按跷”的记载;唐朝有蔺道人写的正骨专著;清代由皇家修撰出版的《医宗金鉴》著有《正骨心法》;民间老中医中也蕴藏有大量正骨推拿按摩的宝贵临床经验。我后来还向天津的李墨林,上海的魏指薪、石筱山,福建的林如高,北京双桥老太太罗有名等正骨老中医学习过。他们治疗骨折,先用手法修复,再用夹板固定。对软组织损伤,如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膝关节老年骨性关节炎等,均用手法按摩推拿,由于没有在原来的病情上再增加手术创伤,恢复快,疗效好。中医正骨按摩推拿的独到疗效不是现代各种先进仪器或手术所能替代的。

看来给你忠告的医生不是自已不懂就是对你不负责任,想当然的否定自已不懂的东西不是一个好的医者应有的态度。

秦某,女60岁,外伤导致的膝关节退变,双腿疼痛近二十年,无法正常蹲起,平常走路超过约20米后因疼痛再无法正常行走,必须借助外力,经手法检测,双侧关节腔匀有不同程度的积液。2018年5月12至26日,正骨推拿腿部手法治疗一个疗程后,疼痛完全消失,能正常蹲起,可以象常人连续行走200米没有不适感,双侧关节积液在治疗一周后已自行吸收。

田某,女35岁,颈椎病,经医院DR检验为颈椎反曲,来我处就诊时已怀孕10月,临近预产期,主要的临床症状为头晕,头部的轻微转动就会天旋地转,因担心生产后无法正常哺乳而前来寻求帮助,2018年5月18日至20日,连续治疗三天,因其在临产期,治疗手法仅限于坐姿和仰卧,无法俯卧,同时治疗时间缩短为20分钟,三天后,头晕症状完全消失,因在特殊时期无法做近一步的深度治疗,因此只是暂时控制症状,现哺乳近5个月,头晕症状再未出现,患者要求孩子断奶后继续进行治疗。

赵二唐,中旗人,男67岁,腿疼近三十年,常年的疼痛已导致腿部变形,走路姿势也因常年的疼痛而发生改变,因脚无法完全提起,走路总是磨鞋底,所以经常是一双鞋本来很新可是鞋底早早就会磨穿,尤其上下台阶及其困难2018年7月5日开始治疗,直至14日没有任何反应,从15日开始突然感觉腿部出现轻松的症状,随后各种不适的症状逐步出现好转,第一次的治疗周期为30天,治疗结束后,腿部的疼痛完全消失,脚能很轻松的提起,腿部的变形稍有改变但变化不大,因其患病周期太长,各种临床症状比较顽固,所以在治疗时对腰背部的经络也同时做了重点的疏通,所以在本疗程结束时脸部的气色和精神出现了明显的好转。

张某,女58岁,石哈河人,现随子移居伊盟,典型的膝关节退行性病变引发的双腿疼痛,这是由于年轻时由于高强度的干活和长时间的站立而导致的劳损,早年在出现症状时没有给予重视并及时的加以治疗所致,目前的症状是晚上睡觉腿总是伸不展伴随疼痛,早晨下地在短时间内无法行走,平时一走路就疼,无法自主上下楼梯,多年来到处求医,钱没少花可是病症基本没有大的改变,2018年6月15日,在家父所开红十字医院偶然遇到,悉闻其十几年来痛苦的治疗历程,建议为其以正骨推拿手法免费试治两天,欣然同意,因其症状太重,第一天仅以最轻的手法仅做20分钟,以疏通经络和放松挛缩的筋腱和肌肉为主,次日一早就来就诊,自已觉得当晚腿突然能伸展,疼痛大幅度减轻,多年来第一次踏踏实实睡了一个安稳觉而没被疼醒,这是因多年来过度的疼痛出现的暂时好转反应,因此也对本人的手法深信不疑,于是推掉了所有的事情,专门在中旗住下来做完整的治疗,四天后,各种不适的症状出现明显减轻,可是第五天因我家中有事需要回呼市处理,患者请求能随同一起回呼继续给予治疗,随后8天的治疗在呼市完成,疗程结束时基本达到临床治愈,除长时间的行走还有疼痛的感觉外,其它症状已完全消失。送其离呼之时建议休息一周后继续再做一个疗程加以巩固,患者于一个月后又再次专程从伊盟返回中旗继续治疗一个疗程(12天)本疗程结束后完全达到临床治愈,患者反映以前的各种不适症状全部消失,走起路来很轻松,甚至可以抱孙子轻松上三楼。

张某妹,女56岁,现居中旗,当初是和其姐张某同时来就诊,重度腰疼患者,腰1-5椎体匀有骨质增生并有骨剌形成,腰2、3椎体间椎间盘因挤压在X线片已不可见,如果进一步发展腰2、3椎体将出现融合,而且腰椎整体向右侧弯,其临床的疼痛症状已导致不能长时间站立,完全无法拿重物,睡觉时不能自主翻身,早晨起床困难,总之她的症状总结为一个字就是“疼”。因种种原因该患者未能与其姐同时开始治疗,于9月9日才前来就诊,刚来时因疼痛自已没法上治疗床,一周后疼痛才出现缓减,第一个疗程结束时疼痛症状得到有效控制,睡觉能轻松翻身,可是站立时间一长依然疼痛。10月13日至24日进行第二个疗程的治疗,本疗程以纠正侧弯的椎体和拉开2、3椎体间隙为重点,因其疼痛感已明显减轻所以在师傅的指导下一些轻微的正骨手法也适当跟进,本疗程结束后,患者腰部的疼痛已基本消失,已能轻松自如的起床下床,可以适当的干一些家务,可是长时间的站立腰臀部依然有困的感觉,约好11月进行第三个疗程的治疗,争取在第三个疗程能为患者达到临床治愈。

一个五原的患者,女62岁,具体日期已无法记清,大概在8月中旬,经人介绍从五原来中旗找我,当时是孙子和儿媳掺扶着进来的,脸上表情非常痛苦,经问诊和简单的手法诊断判断为腰部突发性劳损导致的无法行走,当时自已无法上治疗床,可是因疼痛剧烈,别人还无法扶其上床,在三个人的护卫下用了近10分钟的时间才勉强爬到治疗床上,15分钟腰部轻微放松手法后,疼痛才出现缓减,随后逐步加力进行推拿按摩手法连续治疗一小时,治疗结束后,患者可自主下床,并且在不用人扶的情况下可自已行走,随后继续治疗2天,3天的治疗其疼痛已基本消失,可是由于路程太远,未能进行深度康复治疗。

以上是这近半年来在中旗所做的部分患者,如果您不幸患有颈、肩、腰、腿等骨关节的各类疾病,可以来找我,我愿意用我的专业技能尽全力解除您的疾患。

我,郑国栋,中医世家,正源中医正骨推拿的创办人,家中几代人从事中医,我选择了中医的一个分支“中医正骨推拿”作为自已的发展方向,师从天津孙氏正骨的第四代掌门人孙睦侠先生,孙先生早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天津中医药大学,而后在几十年的临床过程中对孙氏几代人的正骨经验进行了总结和提高,是孙氏正骨的积大成者,将孙氏的手法推入了顶峰,在此其间先后为国内各行各业的很多名人做过治疗,而后,先生高超的技艺被国家看重,于1990——1992年间被聘入中南海作为首席正骨推拿师,退休后移居呼和浩特逐步淡出临床转入以学术研究为重点。

在跟随师傅其间,缘于早年间的友谊,师傅倾囊相授,手把手教学,毫无保留,从而使我领会了孙氏正骨手法的很多奥妙,得以快速的成长,尤其近几年,为使我能快速进入临床,师傅又重操旧业,接诊了大量不同类型的病人,对我进行了一对一的现场教学,认真细致的讲解各种不同病例的手法要旨及孙氏特有的手法实操,使我受益匪浅,临床实战水平大为提高。

拜师之初师傅有两点要求:其一中医正骨推拿属于祖国传统医学的一个分支,博大精深,永远没有学有所成,只有不断的探索;其二、患者不分贵贱,一旦临症,决不惜力,认真完成每一次的治疗。谨尊师傅的教诲,所以“中医正骨推拿”我会一直在路上。

就诊地址

地址:乌拉特中旗阳光别院小区4号楼二单元101室

2018年11月15日至12月15日前来就诊的患者,可免费体验2次手法治疗,每次4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