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源远流长,伴随着中华民族的上下五千年而世代传承、生生不息……

中医之所以能够传承至今,是因为古往今来的中医人一直坚守并践行了“大医精诚”(出自于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第一卷)。

“大医精诚”是传统行医准则,要求中医人必须做到以下三方面:

①医术精、医理明、医道通;

②慈悲仁爱,诚心救人;

③秉持风度、操守气节。

中医人的秉持风度、操守气节,与“精”和“诚”关系,并不是自相矛盾的,而是相辅相成的。

如果中医人做不到“精”和“诚”,就没有底气来秉持风度、操守气节。

如果中医人没有“风度”和“气节”,也就根本做不到“精”和“诚”。

现在的中医崇尚“大医精诚”,但只注重“精”和“诚”,却忽略了中医人应该秉持的风度、操守的气节。

孙思邈在<大医精诚>里是这么要求中医人秉持风度、操守气节的:

“夫大医之体,欲得澄神内视,望之俨然。宽裕汪汪,不皎不昧……”

“夫为医之法,不得多语调笑,谈谑喧哗,道说是非,议论人物,炫耀声名,訾毁诸医,自矜己德。偶然治瘥一病,则昂头戴面,而有自许之貌,谓天下无双,此医人之膏肓也。”

“……医人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但作救苦之心,于冥运道中,自感多福者耳。又不得以彼富贵,处以珍贵之药,令彼难求,自炫功能,谅非忠恕之道。”

现在的中医之所以屏蔽(避谈)<大医精诚>中要求中医人应该秉持的风度、气节,是因为在很多中医身上看不到了中医人应该秉持的风度、气节——

●一些中医已经忘记“医不叩门、医不求患”这个中医古训,丧失了传统中医的血性、气节。而且很多中医也跟风搞了“互联网+”,自我作贱地在网上做广告、找病人(网上觅食),还能做到“宽裕汪汪,不皎不昧”吗?

●在微信群的交流中,一些中医连修行最起码应做到的“内敛”都做不到,而哗众取宠、大放厥词,还有“夫大医之体,欲得澄神内视,望之俨然”中医人的气度吗?

●个别中医在诊断治疗中,不顾患者的病痛和隐私,而嘻嘻哈哈,甚至开黄色玩笑,是不是违背了“夫为医之法,不得多语调笑,谈谑喧哗”?

●在各种中医交流会上或在微博、微信中,随意就可以遇到、看到部分中医“打击别人、抬高自己”的言行,难道不是<大医精诚>中列举的“道说是非,议论人物,炫耀声名,訾毁诸医”的内讧(窝里斗)?

●在网上上传、分享病例(医案)是应该提倡的,可是有的中医临床治愈率特低,侥幸调理一个治愈病例,则自我吹嘘医术是“全国第一!世界唯一!”,不正是<大医精诚>中“偶然治瘥一病,则昂头戴面,而有自许之貌,谓天下无双,此医人之膏肓也”所写照的?

●按“等价交换”原则,中医收取诊费是无可非议的,但是有的中医只为收钱而不能治病,没有疗效也不给退款,这是严重违背了<大医精诚>中“医人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但作救苦之心,于冥运道中,自感多福者耳”的医德要求。

●<大医精诚>中强调“又不得以彼富贵,处以珍贵之药,令彼难求,自炫功能,谅非忠恕之道”,可是,当今的一些中医却打着“穷人治病,富人掏钱”的道德旗号,诊费标准不是“明码标价”的,而是“随口要价”来狠宰经济条件比较好的病人患者。

特此声明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自动对号入座……

传统中医尊奉“大医精诚”这一职业道德准则,不仅要做到医术精、医理明、医道通和慈悲仁爱,诚心救人,同时在行医接诊中还必须秉持风度、操守气节——谨与各位中医同道共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