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黄    祺

在上海,即便不去看各种统计数据,普通人也能感受到老人真的是越来越多。老人多,膝骨关节炎这种主要因年龄引起的疾病也就特别地多。地铁站、商场里、公园中,碰到行走困难的老人是高概率事件,小编家里老人,也是常常抱怨腿脚疼痛,不能走太远。

中国3亿60岁以上的老人中,有80%被骨关节疾病困扰。膝骨关节炎就是一种非常常见的、引起老人行走、上下楼梯困难的骨关节疾病。这种病虽然不会危及生命安全,但却严重地影响着老年人的生活质量——腿脚痛,老人生活就很难自理,更别提出门散心、融入社交,久而久之,缺少运动和心理上的困顿,会影响老人其他方面的健康。

膝骨关节炎没有所谓的根治方案,临床治疗目标主要是缓解疼痛,改善膝关节功能,恢复心理健康,提高生活质量。

在上海,一种独特的中医推拿手法,因为对膝骨关节疼痛效果明显,收获了一大批粉丝。旁观这种名为“坐位调膝法”的推拿手法,身为外行的小编真的是云里雾里:患者坐在一把普通的椅子上,医生双手在疼痛的膝关节处按按、推推;医生按住某个位置,要求患者起立,然后又坐下,几经反复;起身和坐下间,有的患者瞬间破涕为笑,令人诧异不已。

一位病人的治疗时间一般只需要几分钟,推拿结束后,医生要病人马上站起来走几步。病人会发现,之前的疼痛大大减轻,关节也变得灵活了。

目前推广应用这种推拿手法的是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推拿科龚利主任医师带领的膝关节疾病推拿团队。这位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中年医生,是一众阿姨妈妈患者心目中的super star,候诊病人一致评价:医术高超、人和气、还帅。

几分钟的推拿就能明显缓解疼痛、改善症状,这科学吗?多年来,不少人向龚利医生提出这个问题。为了排除病人主观因素对疗效评价的影响,龚利团队几年前开始招募膝关节炎患者进行临床研究,通过三维步态数据采集系统,评价治疗前和治疗后病人步态的变化和关节活动范围的变化。这些数据有力地证明,“坐位调膝法”明显地改善了病人症状。

一按一推间,改善病痛,中医“性价比”高的特点,就体现在这些独特的治疗方式中。不过,龚利医生一再强调,“坐位调膝法”有严格的适应症范围,比如膝骨关节炎患者同时还患有韧带损伤或者半月板撕裂等疾病,就不能采用这种手法治疗。因此,在接受中医推拿治疗前,医生会给患者做详细的诊断,在明确了病情后,才会给适合的病人用这种手法。

看中医推拿医生治病,简直就是武侠小说里武林高手既视感,如今国外很多中医粉丝,也是从推拿开始认识传统中医。事实上,就像中国传统文化中“医食同源”,武术和医术也有相通之处,而推拿从古至今历来是中医防治疾病的三大法宝之一。

说起武术和推拿的相通,龚利医生的从医道路,也要从这武侠开始说起。报考上海中医药大学之时,老师告诉他推拿系要学武术,当时电影《少林寺》正风靡全国,龚利心中的武侠梦也正燃得火热,于是就满心期待进了推拿之门。

不过,这推拿可以说是中医各门学科中最苦的一门,除了跟其他专业一样要啃古文大部头,还要每天六点半起床练功。易筋经、少林内功……大学五年练过的功夫,不仅给龚利打下了体质和力量的基础,也为他将这些传统武术精华融入推拿奠定了基础。

龚利医生所在的岳阳医院推拿科,是海派中医流派丁氏推拿传承的主基地。龚利在继承丁氏推拿流派手法基础上发展了“坐位调膝法”。

丁氏推拿流派其实是个新名字,2012年在上海市申报流派传承研究基地时,将上海的一指禅推拿学术流派和扌袞法推拿学术流派两大推拿学术流派合并,按照上海中医流派命名的习惯称为丁氏推拿流派,因为这两个流派都与清末的丁凤山有传承的渊源。

推拿曾被称为医家小道。但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国家医疗管理部门对推拿疗法甚是重视。上海市卫生局1956年创办推拿医士训练班,后改为上海中医学院附属推拿学校,当年的推拿学校共培养出了600多名推拿专业人才,遍布全国各地,丁氏推拿流派也被传播到大江南北。随着上海中医药大学几十年来推拿专业人才一代代的培养和输送,丁氏推拿逐渐成为国内影响力最大的推拿学术流派。

有着26年临床一线的经验,龚利医生在继承传统推拿流派手法的同时,将康复医学的理念应用到推拿临床实践中,以患者的功能康复为首务,在手法治疗的同时强调患者的主、被动功能锻炼。他在保持“腰椎间盘突出症、颈椎病、颈性眩晕、腰椎滑脱、小儿肌性斜颈”等优势病种的基础上,开展了四肢关节疾病的推拿治疗研究,逐步形成膝骨关节炎“辨筋论治”与“以痛为俞”“坐位调膝法”推拿治疗特色。

粉丝越来越多,龚利医生名声远扬,不过他现在却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培养学生和到社区普及健康知识,在龚利看来,这两件事是做医生的本分。

今年,是公益活动“健康行走计划”的第十一个年头,十一年前,龚利发起这个活动,医生们进社区、开讲座或办义诊。

随着老龄化程度的加深,老年人的膝骨关节疼痛变得很普遍,龚利希望这些公益性的社区科普活动,能够让老人们掌握预防疾病的常识,不要被错误的信息误导,及时接受正规的治疗,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中医讲究治未病,预防比治疗更重要。” 现在,“健康行走计划”从上海走向了全国,龚利团队将推拿相关适宜技术推广应用到广西、浙江、云南等多地。

作为上海中医药大学岳阳临床医学院推拿教研室主任与硕士研究生导师,龚利还培养了大批的新生代推拿医生。这位帅帅的中医老师上课水平也是一流,“听龚老师的课你绝对不会有走神的时间,他的讲课,每一句话都精彩,错过就太可惜了。”作为上海市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中医针灸推拿专家组长,龚利还负责上海市针灸推拿学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工作。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经过严格学习和训练的针灸推拿专业医生,和熊猫一样属于“珍稀品种”。“近5年,上海市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的推拿医生,不超过20人。”龚利介绍。

近几年,年轻人学习针灸推拿的热情正在升温,但从数量上说,学习的人还是太少。龚利医生说,在针灸推拿面前,年轻人感叹“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他说,一些年轻学生由于自己或者家人受益于针灸推拿治疗,感受到这种中医疗法的神奇,对针灸推拿充满好奇。可是,看到一本本古文书,还得清早练功,立即吓跑了一批。而且,由于对技术与体能的要求,女生一般不会选择推拿。这样一来二去,选择坚持学习推拿的学生不多,学成后,面对辛苦的工作和收入情况,又会有一批医生逃离。“媒体都在关注儿科医生少,我们针灸推拿医生更稀缺呢。”龚利医生感叹。

“中医现代化”,在中国是一个热门的话题,褒贬有之,争论从未停歇。“作为一种医学学科,中医总是要向前发展的,这就是我理解的现代化。”龚利介绍,中医在教学中,已经大量地借用现代的客观评价的技术,来完成中医技术的传承。比如,过去教推拿的老先生带徒弟,会说“十字箴言”:均匀、持久、柔和、有力、深透。现在,中医推拿教学已经有一套客观评价的技术,来保证学生手法的力道是不是“有力”、要达到多少力、力要用到哪个位置等等。有了这些客观评价的手段,医术的传承可以从“形似”——模仿动作,转变到“神似”——效果相同。

龚利团队开展的科研,主要围绕着“手到病除”四个字:为什么能手到病除?怎样才能手到病除?怎样更好地手到病除?“手到病除说起来是简单的一句,其实是我们推拿医生很高的境界。”

科研上,他主持的“手法结合功法治疗膝骨关节炎的规范化研究”等省市级课题8项,以第二负责人参与国家自然基金等各级科研课题研究8项,第一作者与通讯作者共发表论文41篇。龚利作为主要参与者,研究成果先后荣获国家教育部科技成果二等奖、上海市科学技术一等奖、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科学技术二等奖、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奖二等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