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中医结缘缘于小儿推拿,学习小儿推拿最初只是为了调理自己的孩子。

后从事小儿推拿过程中,发现推拿手法背后很多的医理想不明白,故而又辞职专职学习中医。之后,因为汤药见效快又省事,所以女儿有点小毛病,都让她喝点中药解决了事,很少再给她做推拿。

2018年年末,她用发烧来告别这一年,而此次发烧,我用推拿和外治辅助疗法一次解决了,特此记录。

2018年12月30日,早上8点前我出门时妞一切正常。

不到9点她姥姥打电话说妞不吃早饭,也不活跃,低烧37.5度,我说没事,不吃饭就饿饿,空空肚子。

10点多,姥姥再次打电话,说烧到38.3度了,一点都不玩儿了,我问肚子烫不烫,手凉不凉?姥姥说肚子烫,手也凉。

肚子烫是积食,而手凉有可能又受凉了,而且手凉预示着体温还会上升,我告诉姥姥要是体温再上升别害怕,我马上回去,路上想着用什么方子,但是确定不了是不是有表证,所以没有取药。

回到家,因为当天已是元旦节,老公有几个朋友在家里做客,热闹的客厅和桌子上的美食对妞没有一点吸引力,她独自躺在卧室床上。

体温38.9度,妞恹恹的,一点都不活跃,肚子很烫,嘴唇干,无汗出,不喝水,舌苔厚,口臭,粘人见到我之后就需要我一直陪在她身边,说肚子不舒服,脉细紧。

我让姥姥去给她熬小米粥,同时再熬点生姜水。

我用生姜汁为介质先给她做头面四大法,开天门推坎宫都做了5分钟以上,揉太阳以轻柔为主,最后稍用力刺激了一下,这样揉了大概有3分多种,耳后高骨闺女比较抗拒,很快的按了七八下。

为什么要这样做,是因为脉有紧像,就表示有表证,需要先解表,即使有更明显的积食的症状,我也先不管,第一步就是解表。而生姜汁做介质加强手法的解表力量。

做完之后还没有出汗,哄着喝了点生姜水。唇干在她不想喝水的时候我并没有强迫她喝水,而是让她喝了点热粥。喝了粥头发里看着有点汗了,我放心点了,但是还是唇干而不想喝水,我用香油给她润了润唇。

然后开始顺运内八卦,大概10分钟的时间。妞就睡着了。

因为她睡的比较安稳,我只是偶尔摸摸她的额头,温度没有再上升,我就比较放心了。到下午四点多,她醒来了,第一句话就是:妈妈,我要喝水。听到这句话,我完全放心了,知道这是要向好,一量体温,38.2度,温度已经降下来了,说明表证基本已解。

但是肚子还是烫,不过精神好多了,妞的话又开始多了起来,姥姥都说,这是要好了呀,又变成了一个小话唠。给她盛了一小碗稀粥,她主动都喝完了,没有再给她喝水。

但是肚子还是烫,积食没有下去,外治法在肚脐周围扣刺闪罐的方法效果最好,但是家里没有梅花针,怎么办?我就直接用火罐在肚脐周围闪了七八下。处理完妞就吵着要起床了。

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她说要拉臭臭,看到她解的大便,我很开心,知道这下是基本要好了,之后量了量体温,37.6度,虽然体温还是高,但是大便解了温度还会下降。

不过妞还是不吃饭,我清楚这是脾胃需要休息,所以也只让她就着咸菜喝了点粥,就睡觉了,一夜睡觉很安稳,早上我起床后给她量体温,37.3度,已基本正常。

元旦三天有个中医学习会,所以看她体温已基本正常,我很放心,一早起来我就去参会学习了。而因为她舌苔还比较厚,我告诉姥姥她今天还会不好好吃饭,不吃不用管她,饿一饿,没事。中午打电话,她爸爸说她一切如常,就是如我所料的不吃饭,因为提前交代过了,家里人也没有怎么着急。晚上开会学习到很晚回家,妞睡的很香。

第三天上午又打电话问啥情况,姥姥说她早上还不好好吃饭,我说没事,再饿饿,姥姥沉不住气了,劈头说了我一顿,你这啥妈妈,都两天多不吃饭了,你这妈妈也不着急。我笑着认错,说中午还不吃饭,我就给她开药。而中午爸爸带她出去玩儿,吃了面条,她自己吃了一小碗。这是胃口也恢复了。也表示此次发烧痊愈了。

元旦两天的学习,我收获特别大,而这之前,能用外治法一次性解决女儿的发烧,我更开心,给我的2018年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学习的过程中,常常会愧疚没有很多时间陪女儿,不过能用所学照顾好女儿的健康,也算另外一种陪伴吧。

最后总结一下我的思路:如果没有中医思维的学习,我以前的办法肯定是直接处理积食,但是学习仲景爷爷一遍遍叮嘱我们的先表后里的治疗思路后,像我妞这种有表证又有积食的发烧,解决办法就是先解表,而解表的标志就是有汗出。而积食我只是用了简单的运八卦和肚子闪罐。

所以,思路对了,再简单的方法也会有很好的效果。